顶点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四合院之饮食男女 > 第三百四十四章 今晚的消费由……

第三百四十四章 今晚的消费由……(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韩战将几张纸递给钟慧莲说道:“刚跟领导做了保证,说的也是这么个意思,你们拿着这两份保证跟我进去找那几个签字,这事儿就算了”。

说着话还强调道:“但机会只有一次,可不能进去了耍浑,我们领导可不好说话了,对你们这件事儿我可是保证了又保证的”。

“是是是,我们知道了同志”

老钟媳妇儿这会儿被吓怕了,只知道忙不迭地点头同意。

钟慧莲拉了拉没见识的大嫂,看着韩战说道:“知道你出力了,谢谢啊”。

韩战倒是不甚在意这两人的小动作,摆摆手,说道:“就你们两个跟我来吧,其他人在这儿等”。

说着话已经带头往走廊里面去了。

钟慧莲拉着大嫂赶紧跟了上去,知道这是带着她们去看抓进去的大哥他们几个,要一起签名按手印呢。

韩战刚一打开门,钟慧莲看见屋里的情形就皱起了眉头。

而老钟媳妇儿这会儿已经哭了出来。

只见屋里一地的“肥猪”,时不时地发出几声“哼哼”。

说肥猪,那是因为老钟带着几个儿子全都爬在地上,手脚背负在身后,交叉着上了铐子。

是左手和右脚,右手和左脚交叉着铐在了一起。

几人就像是待宰的年猪一般,拱着腰、咧着嘴,满脸的痛苦模样。

韩战没管扑过去的老钟媳妇儿,而是对着钟慧莲说道:“你们先说,说完了去走廊叫我”。

说着话已经走了出去,随手还带上了门。

钟慧莲转身再看大哥和几个侄子,这会儿早没了蛮横劲儿,一个个鼻青脸肿的哭着喊着疼。

老钟媳妇儿扑在老伴儿身边,想要拉开手铐子,可这不是闹嘛。

韩战敢走出去就不怕她们耍花招儿,屋里没有钥匙,想缓解疼痛只能尽快签字。

老钟看了看自己妹妹,见身后再没有别人,知道自己老妹夫不管自己了。

“小莲”

“大哥”

钟慧莲走到老钟身边,蹲下身子扶着自己大哥的身子。

“小莲,我是不是得认?”

钟慧莲看着自己大哥颓败的脸色和满脸红的血痂,皱着眉头说道:“他可没说打了你们,我这就找他们去”。

“算了吧”

老钟也知道自己妹妹这是在安慰自己,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个干啥。

别说自己妹子会不会去找,就算是找了,又能怎么着?

还不是自己撞的?

钟慧莲看了自己大哥一眼,赶紧把在外面定下的内容又说了一遍,随后便等着自己大哥的意见。

老钟就像钟慧莲想的那样,没有犹豫,点着头同意签字。

钟慧莲站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叫了韩战。

而韩战走进来先给最小的解开了铐子,让他先去签字按手印。

这钟老五得了自由,胆怯地看了一眼韩战,在自己姑姑的招呼下去了办公桌那边签了字按了手印。

如此分六次,钟家几人一个个地松开铐子去了办公桌边。

等最后一个老钟在他媳妇儿的搀扶下走到办公桌边上颤颤巍巍地签了字,按了手印。

钟慧莲本想将签好字的几张纸交给韩战,却是被韩战按住了。

“你也签字”

“我?”

“对”

韩战看着钟慧莲说道:“你是处理这件事的当事人,所以得签”。

钟慧莲看了一眼落寞的大哥,提起笔签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在自己的名字上按了手印。

韩战将桌上的几张纸收了起来,对着老钟一家和钟慧莲说道:“记住了,这件桉子还有桉底儿在我们这儿”。

“你……”

钟慧莲没想到大哥几人在这边留了桉底儿,做了口供,就要找韩战说说。

而韩战摆摆手,道:“我既然帮你们解决了这件事儿,就不想看见反复,所以你们别再起幺蛾子,那桉底儿就是废纸”。

“可我要是再听见什么乱七八糟的,那我们随时还会找你们”

说着话也不理众人,拉开门走了出去。

这边就是招待所的一间库房,空荡荡的,就像钟家几人的内心。

没理别三分的老钟这会儿也不较那三分儿了,由着老伴儿搀扶了,沉默地往出走。

钟慧莲拉了拉老大的衣服轻声问道:“对你们动刑了?”

老大嗫嚅地看了看自己姑姑,小声说道:“在饭店就打了,等回来就一直没停,一会儿一打”。

说着话用手摸了摸自己身子,说道:“脸上这还不算什么,我这身上碰哪哪儿疼,没好地方了”。

韩战可没管钟家那几人重逢的喜悦,交代了一声便带着众人收拾行李准备回营了。

钟家几人看了看大厅没有了人,赶紧快走几步,都没跟过来的亲戚们寒暄,低着头出了招待所往门外去了。

这就叫敬酒不吃吃罚酒。

李学武笑着摆了摆手,推了炼钢厂窦长芳要安排酒席的邀请,言说今晚还得开车。

窦长芳对于许宁等人到来的原因心知肚明,虽然炼钢厂的人都不愿意总厂来人任职。

但是没有办法,自己的梦自己圆,自己造的孽自己背。

不仅仅是得欢迎总厂的交流干部,还得热烈欢迎。

窦长芳作为暂时管理炼钢厂的一把手,组织员工这个月第二次走进了大礼堂,参加干部大会。

李学武谢绝了窦长芳的邀请,示意他们上主讲台,自己跟着其他干部坐在了第一排偏右侧的位置。

见李学武不肯上台,窦长芳只好陪着杨书记和杨宗芳等人上了主讲台。

干部大会在窦长芳的主持下召开,炼钢厂的职工对于今天的会议早就议论纷纷。

大家都知道今天总厂来了干部,有人来就得有人走,有人上,就得有人下。

现在大家都在忐忑到底谁上,谁下。

其实谁上,谁知道,谁下,谁也知道。

不知道的都是那些不上不下的人。

这样的干部大会领导早就找相关岗位的同志谈过话了,而炼钢厂交流去总厂的干部已经在准备了。

准备在开完会就要进行交接,等待总厂的调职命令,就得启程南下。

“欢迎杨书记来……我代表炼钢厂……坚决拥护红星轧钢厂的决定,团结同志……”

李学武听着窦长芳的讲话,不得不说,确实漂亮,但就是有点儿太自信了。

前面还都好,就是在后面那句团结总厂来的同志一句,这是自己预定了炼钢厂一把手的位置了?

李学武装作没有听出这句话的含义,随着身后的工人们一起鼓起了掌。

杨元松明显是听出了窦长芳的意思,但是在主讲台上,不能当着炼钢厂的干部们露出不满的表情。

但杨书记接下来的讲话里却是把窦长芳晾在了台上。

“轧钢厂这次送来了一名副厂长,一名保卫处长……要说团结同志是对的,但我对他们的要求是不能当好好先生”

李学武明显看出了窦长芳的脸红了一下,但这会儿讲话的是杨书记,倒是没有人注意到他。

“不能像是杨明肃、肖长青之流,面对罗家坪的不合理要求,只会说好”

杨元松言语激烈,措辞狠厉地点着台下的干部说道:“你们是炼钢厂的干部,炼钢厂是人民的炼钢厂,不是某个人的,你们也是人民的干部,不能随波逐流,趋炎附势……”。

这话说得狠,李学武明显感觉台下的干部有了紧张的情绪。

转头看了看身边许宁等人的脸色,这会儿大家都是严肃的表情。

这也是难免的,毕竟出了罗家坪的事情,损失可不仅仅是炼钢厂本身,对全厂职工来说都是一个损失。

这是一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就看后世那些混蛋厂领导在改革初期把一个个厂子干黄的业绩就知道了。

决策层和领导层的昏招儿绝对会毁了一个厂子,甭管这个厂子有多少人,有多大的体量和规模。

杨元松讲到最后,还是给炼钢厂的干部们留了一些面子。

将炼钢厂以往的成绩归功于现场的干部身上,车间里的工人身上,集体身上。

而不是像冯行可说的,全赖于罗家坪的领导。

这让坐在主讲台上的冯行可脸色也是变幻了一阵。

虽然现在还没有下达调任通知,但他跟主管生产的聂副厂长沟通了许久。

聂副厂长的回复是,现在的情况并不明朗,杨凤山已经召集很多干部开了座谈,在听取各方的意见。

关于炼钢厂一把手和其他副厂长的位置竞争的很激烈。

不论是现在在任的,还是轧钢厂副处、正科级的,都想试试能不能搭上这一趟车。

这种情况也正常,一个单位组织或者实施一次干部提拔或者调用的风头时,往往会很注意相关干部的任职情况和工作成绩。

领导如果把目光看在了你的成绩和任职上的时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了。

“感谢炼钢厂广大干部职工对炼钢厂事业的支持,对轧钢厂领导的支持,在以后的……”

在主讲台上的所有领导干部都表了态,尤其是杨宗芳,作为轧钢厂调来的干部的代表进行了表态发言。

“听了杨书记的话我倍感肩上的担子……我将在新的岗位上……”

李学武看着杨宗芳意气风发的样子,笑着鼓着掌。

说实话,还是有些羡慕外任的干部的,说是身上的担子重,其实轻松的很。

要说李学武能不能外任?

能,一定能,杨元松那天跟李学武说的可不是玩笑话,其实是在试探李学武的态度。

如果不是李学武坚决地拒绝了,现在完全有可能留在这边任职。

这也是为什么李学武往京城打那个电话的原因,不能离京。

李学武拒绝外任的原因不是家庭的原因,也不是舍不得什么,而是不敢。

在京城还有可能躲在草丛里,把自己躲在大树的阴影里,看得还清楚些。

越是远离正治中心,道理传达的越偏。

京城说的是前门楼子,到了地方可能就是胯骨轴子。

干部大会开完,李学武随着杨书记回了招待所,而杨宗芳开始正式履职炼钢厂。

今天他带着许宁就正式进入了工作岗位。

而许宁在大会后找了个空闲跟李学武又聊了有一会儿,这才信心满满地跟着杨宗芳去交接了。

招待所这边众人准备打包收拾行李了,杨书记带着李学武进来罗家坪的房间。

李学武他们来了五天了,罗家坪四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昨天审问完,让罗家坪睡了一觉,听执勤的队员说,这呼噜声差点儿把房堡子震下来。

李学武走进房间,看着罗家坪的状态还算好,神情很是平静,见着自己也没有什么激动的表情。

走到窗子边上,伸手将窗帘“唰”地一声拉开了。

午后的阳光不算热烈,但是对于罗家坪来说已经足够耀眼了。

看着闭着眼睛适应光线的罗家坪,李学武指了指窗外说道:“要不要再看看炼钢厂?可能你这辈子都不会看见了”。

罗家坪硬顶着刺眼的光线看向了窗外,又转头看向了李学武。

“呵呵”

李学武看着罗家坪的眼神,笑了笑,说道:“我不大懂你在坚持什么”。

说着话走到杨书记旁边的座位上,看着好几天没有享受到阳光的罗家坪还在适应着。

“杨明肃招了,你儿子招了,从你的家里也搜出东西了”

李学武笑着靠在了椅子上,看着罗家坪说道:“就连杨明肃跟你之间的账本都找到了,你还坚持什么?”

罗家坪眯着眼睛看着李学武,表情很是微妙,口中说道:“我在第一天的时候就说过,你们有什么招儿尽管对我招呼,我都接着”。

“嘿嘿”

李学武笑着说道:“我还真就是看走眼了”。

说着话还对着身边的杨书记开玩笑道:“咱们单位还真就有好汉,哈哈哈哈”。

杨书记倒是没有跟着李学武笑,而是前倾身子,看着罗家坪问道:“还不打算说吗?在这儿说和去京城说可不是一回事儿啊”。

“哼~”

杨书记拿出审讯记录,指了指意见栏说道:“如果你现在不说,我可写你拒不配合的意见了”。

“随便”

“那好”

杨书记拧开钢笔,提笔便在罗家坪的面前开始写相关的意见。

李学武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是什么打算”。

说着话掰着手指给罗家坪说着:“儿子说的可以翻供,杨明肃说的可以说是推卸和诬赖,账本可说是作假,钱财可以说是不知道,呵呵”。

李学武站起身走向床头,边走边说道:“我说的这些的前提是有人能保你出去,从上而下地帮你一一解开绳结”。

走到床头拿起电话机,手里捋着电话线走回到办公桌边,将手里的电话在罗家坪的注视下放了下来。

“你还记不记得我来的那天跟你说的话?呵呵呵”

李学武轻笑着摇了手里的电话机,口中说道:“我说过,我的报复心很强的,你要是不愿意说,可以不说的,最好别说,呵呵呵”

“要哪里?”

听筒里传来一声问询,显得有些冷漠和不耐烦。

别看李学武跟罗家坪冷笑热哈哈的,但是跟电话接线员还是很客气的。

因为惹恼了接线员这些娘儿们,她们真敢给你断线。

“帮我要京城东城市焗”

“不知道要不要的上啊,等一下”

就这么回了李学武一句,接线员那边就没了声音。

李学武拎着话筒也不觉得尴尬,手拄在桌子上,看着不服气的罗家坪。

罗家坪嗤笑了一声,对着李学武说道:“虚张声势这招儿不是这么用的,你……”。

就在李学武等电话的这会儿,罗家坪忍不住开始对李学武嘲讽了起来。

可话还没说完,就见李学武拿起来话筒放在了耳边。

“喂?”

“我是治安处李学武,帮我找在咱们那儿办桉的向允年向主任”

“是”

说完联系的话,李学武用手指指了指话筒,对着罗家坪说道:“别着急啊,长途电话,让信号飞一会儿”。

“嗤~”

罗家坪轻笑道:“电话的那头是哪儿?隔壁屋?跟我演双黄?吓唬我?可笑的把戏!”

“呵呵呵”

李学武拿着听筒也不搭理罗家坪的嘲讽,等了许有三分多钟,电话再次传来的声音。

“是李学武副处长吗?”

“是”

李学武眼睛看着罗家坪,笑着说道:“我这边正在罗家坪的审讯室,他特别关心他的那些老领导的状况,托我给您打电话问问,不知道方不方便说一下”。

“哈哈哈哈”

罗家坪不知道李学武在跟电话里笑着什么,但是李学武的这话确实给他惊了一下。

“好好,那我把电话给罗家坪”

李学武说了一句,将话筒递到了罗家坪的面前,笑道:“这是中纪监的干部向主任,你要不要听听你那些指望的情况?嗯?”

罗家坪犹豫着看着李学武,不知道李学武在耍什么鬼把戏。

李学武晃了晃手里的电话,说道:“你不是不信我说的话嘛,你听听不就知道了嘛”。

罗家坪在将信将疑中接了李学武手里的电话放在了耳边,随即轻声说了一句“喂?”

李学武并不知道向允年在电话里跟罗家坪说了什么,因为他刚才也没问,也不想问。

只见罗家坪就说了那么一声喂,随后怀疑的眼神随着时间的变化变得直勾勾了起来。

李学武笑着坐在了床上,掏出香烟给自己点了一根。

此时此刻,就是不方便喝酒,不然李学武非要满饮一杯。

毁灭一个人不仅仅可以是摧毁他的身体,也能打碎他一直坚持的念想,摧毁他的意志。

“哐当!”

只见罗家坪将手里的话筒一扔,就要扑向正在写着意见的杨书记。

“书记,不要写,我说!”

罗家坪说了什么李学武不知道,收好了电话李学武便出门去准备回程的事情了。

上次走的匆忙,来不及准备,所以路上很是辛苦。

现在有招待所的方便在,李学武哪里还愿意吃苦。

“告诉厨房,晚上多准备伙食”

“要肉菜,最好是炖肉”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