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女生小说 >女佣的世界 > 第十二章 栽赃

第十二章 栽赃(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赵小媛的猜测没有错,何英子即便还没被东家辞退,也是处在了被辞退的边缘。

时间倒回三个小时之前。

何英子与往常一样,早晨把老二送上幼儿园的校车,就去买菜。

黄爱珍家的三个阿姨在照顾孩子外各有分工,杨姐负责收拾屋子,刘姐负责洗洗晒晒,何英子负责买菜做饭——这份工作原先是杨姐的,但杨姐早就不想干了,嫌烧饭累,黄爱珍又太抠,为了节约空调,每次做饭都勒令关上厨房门,导致厨房里又闷又热。

两个月前何英子来试工时,烧了一道烟笋焖肉,色香味俱全,黄爱珍夸了几句,杨姐就顺水推舟的让何英子接手了。起初杨姐还觉得自己挺聪明,然而在黄爱珍连续夸了几次何英子做饭好吃后,杨姐就不乐意了,但已是追悔莫及。

中午,黄爱珍家照例只剩下一主三仆,四个女人。

老二和老三去上幼儿园的暑托班了,老大最近在上一个国际夏令营,这些年松海特别流行这个,花样繁多,什么户外营,戏剧营,科学营……有走读也有住宿,商家挣了钱,家长

「摆脱」了孩子,两全其美。

何英子烧了三菜一汤,其中一道辣椒小炒肉麻辣鲜香,黄爱珍吃得满头冒汗,埋怨何英子道:「你看你烧得这个菜,害我添了两回饭,我发胖了全怪你!」

何英子从善如流,「知道了,那下回不烧了。」

「切!」黄爱珍嗔怪道:「我夸你呀,你还跟我摆架子。我问你,这道菜那么好吃,你怎么今天才做?」

何英子如实回答,「这是我昨晚跟着视频号刚学的。」

黄爱珍很满意,道:「到底是考过大学的,知道学习的重要性,你以后多学学,多搞点新菜。」

杨姐和刘姐在旁埋头扒饭,刘姐也罢了,杨姐越听越不高兴,忍不住道:「不就是个小炒肉?这么简单的东西还用学?我最近倒是学了道咖喱虾,就用家里的那个黑虎虾做,比饭店里卖的都好,还有一道生蚝粉丝,也好吃,回头做给你们尝尝。」

谁知黄爱珍一听,脸就垮下来,「快别尝了,又是黑虎虾,又是生蚝,你知道那黑虎虾一盒多少钱吗?要二百多呢!你可真会替我大方!」

杨姐被她怼的抹不开脸,只得道:「瞧你说的,我做出来不也是给你和孩子们吃?」

黄爱珍冷哼一声。

每天中午这顿饭是她最不满的,一共四个人,就她一个主人,另外三个全是佣人,等于是佣人做给她们自己吃,这有个小炒肉吃就不错了,还想吃生蚝?

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说出来就等于把何英子三个全得罪了,所以黄爱珍就半责怪半揶揄地道:「你们啊,也该学学忆苦思甜,别整天二百块的泰国黑虎虾,四百块的美国小牛排,这嘴都吃刁了,我看你们以后回老家怎么办?日子怎么过?」

杨姐也知道自己不该再回嘴,可她向来是个嘴上不能输的,嘀咕道:「该咋过咋过呗,我们这种人,好日子能过,孬日子也能过。」

何英子站起来,「我吃好了,你们慢用,吃完放着我来收拾。」

她把自己的碗筷先洗了,回到保姆房。

黄爱珍家在红枫国际二期,当初买的同一层的两套三房,中间打通了后,变成了六室四厅的超级大平层,其中一个大房间改成保姆房,里面一字排开放了三张小床,跟集体宿舍似的。

何英子擦了把脸,在中间自己那张床上半躺下来,隔了一会儿刘姐也进来了,见何英子坐起来,忙拦道:「你躺着吧,我都洗好了。」

「那多不好意思。」何英子客气道。

「有啥,又没几个碗,」刘姐摆摆手,又抱怨道:「

://

杨姐也不知道咋了,最近动不动跟吃了枪药似的,饭都不让好生吃。」

何英子只是笑笑,并不接茬。

手机收到一张图片,是何英子同母异父的弟弟周岩发来的,点开是一道高二数学题。

何英子仔细看了眼,发语音把解题方法说了一遍。刘姐在旁听得咂舌,「你说得这些,我都听不懂。」

不一会儿,周岩回复:「回答正确,加十分。」新

何英子好笑,「好好上你的网课!」

周岩:「妈问你这会让方不方便视频?」

何英子走到外面看了一圈,见黄爱珍靠在主卧床上玩游戏,杨姐在旁边收拾,不由放心,回屋直接给何母打过去,「妈,在家?啥事?」

「也没啥事儿,」何母就是唠嗑,「刚从诊所回来,买了二斤猪肉,你弟弟昨天模拟考考了全班第一,说想吃饺子。他们班主任给我打电话,说他虽然是第一,可这上网课上出来的第一,多半有水分,不能掉以轻心,……数学考满分,语文才95,刚刚及格,跟你一样偏科,老师说他严重跛脚,要是一路跛下去,明年高考怕是也难……」

何英子有些神思恍惚。

她老家在阳河,阳河是高考大省,别的省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阳河是千军万马过一根筷子。何英子第一年参加高考,数学考了149,英语只考了102,总分距离一本线差两分;复读一年后再考,成绩不升反降,最终只考上一所省外大专。

当时很多同学选择再次复读,家里也问何英子要不要再念一年,她自己不想念了,一来是再考也未必能考上;二来家里负担太重。

何英子8岁时父母离婚,何母带着她改嫁给了一个乡村医生,第二年生了弟弟周岩,一家四口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继父的那间小诊所。

继父是个憨厚人,在用钱上从来没把何英子当过外人,但何英子觉得她不能不懂事,已经复读一年了,哪能一年一年又一年念个没完?况且周岩也渐渐大了,又是男孩,家里得攒钱供周岩上大学,还要给他买房娶媳妇……

「你咋样?忙不忙?要注意身体,」何母絮叨完儿子,又絮叨女儿,「对了,前天遇到你周叔的小学同学,就之前搬到省城的那家,回来看他老娘,说起他儿子,也在松海,是个发型师,现在开了自己的店了,他儿子比你大两岁……」

「我东家叫我了。」何英子打断道。

「鬼扯,你别一听到我说这个你就要挂电话!」何母不满,「你今年都25了,就算你现在谈,结婚最起码也要一年后,再拖你都多大了?」

「妈,人家都开店当老板了,凭什么看上我?」何英子平静地说道:「我东家真的叫我了!」

何英子没撒谎,杨姐站在门口,心急火燎的,说话又快又冲:「你看见太太的钻戒了吗?就是去三亚手上戴着的那只!」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